多领域布局受挫 九芝堂遇转型阵痛

来源:北京商报

具有368年历史的中华老字号品牌九芝堂遭遇了近年来的首次业绩下滑。根据九芝堂近日发布的三季报显示,公司营收、净利均处于下滑状态,这也是九芝堂近年来的首次业绩下滑。业内人士认为,自2015年友搏药业入驻后,九芝堂通过投资生物药、布局日化领域等方式寻求转型,这也导致了九芝堂无法集中力量去主攻一个转型市场,在原有拳头产品六味地黄丸和驴胶补血颗粒市场受到挤压的情况下,如果没有具有竞争力的产品出现,九芝堂未来业绩将有较大不确定性。

业绩双降

九芝堂日前交出了一份营收、净利下滑的成绩单。根据公布的三季度报信息显示,九芝堂前三季度实现营收、净利为25.48亿元、3.34亿元,分别同比下滑7.38%、35.08%。

北京商报记者统计发现,这是九芝堂近年来业绩首次下滑。财报数据显示,2014-2017年,九芝堂实现营收7.98亿元、8.72亿元、26.74亿元以及38.37亿元;实现净利4.03亿元、4.71亿元、6.52亿元以及7.21亿元。事实上,九芝堂业绩下滑在2018年半年报中就已经显现。根据财报信息,2018年上半年,九芝堂实现营收18.01亿元,同比增长1.29%;实现净利3.27亿元,同比下降9.77%。

针对业绩下滑的原因,九芝堂在财报中提到,主要是因为在国家继续推动和落实医药行业改革的背景下,受新版医保目录和辅助用药目录限制、医保控费等因素影响,公司处方药销售有所下降。同时,受“两票制”影响,应收账款增加,坏账准备计提增加,闲置资金减少导致银行理财和存款利息收入减少。此外,原材料价格波动、成本上涨以及营销模式改革等因素也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九芝堂业绩有所下滑。

北京中医药大学法律系医药卫生法学副教授邓勇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两票制等政策对药企会有一定影响。“药企现在只能开一次票到批发商,再由批发商开一次票到医院。以前有很多批发商抢着和药企合作,现在药企只能选择一家有规模和实力的批发商来进行药品的销售,这意味着,帮企业跑腿卖药的人少了。另一方面,企业要把药卖出去,就不得不建立自己的销售队伍或是销售子公司,无形之中增加了成本。”

针对公司近年来首次出现营收净利双降的具体原因,公司目前业务发展具体情况以及未来战略等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多次致电九芝堂,但截至发稿并未收到相关回复。

主业承压

在“北有同仁堂、南有九芝堂”的光环下,九芝堂拥有驴胶补血颗粒和六味地黄丸两大主力产品。不过,由于公司将更多精力放在资本运作上,加之竞争产品增加等因素,近年来九芝堂旗下两大主力产品触碰到市场天花板,后续发展缺乏强劲动力。

2002年1月,“涌金系”全面接管九芝堂后,九芝堂资本层面运作频繁,但却未培育出新的具有竞争力的产品。资料显示,2007年,九芝堂投资收益为9004.5万元,占净利润的70.4%;2008年,九芝堂抛售交通银行国有法人股1395.5万股,获得净收益4454.24万元,当年公司净利为1.99亿元。与之相对应的是,2007-2010年,九芝堂主营业务产品依然仅有驴胶补血颗粒和浓缩丸(六味地黄丸)。2007-2010年,驴胶补血颗粒和浓缩丸(六味地黄丸)营收占比分别为40.23%、43.05%、44%、44.39%。

如今,九芝堂财报中已经不再披露驴胶补血颗粒和六味地黄丸具体销售数据,但从目前市场情况来看,由于市场竞争压力较大,公司主要依赖的上述两个传统品种已经遭遇发展瓶颈。在邓勇看来,驴胶补血颗粒和浓缩丸两款产品并非独家产品,国内目前中成药市场同质化现象严重,竞争非常激烈。市场的激烈竞争让九芝堂的产品利润空间一定程度上会受到挤压。

资料显示,全国六味地黄丸市场有70余个品牌、3000多个批号,九芝堂的驴胶补血颗粒则定位低端,产品局限在湖南地区,竞争优势并不明显。东方证券出具的研报也曾指出,六味地黄丸的生产厂家众多,九芝堂生产的六味地黄丸仅占2.74%。而在补血市场,九芝堂的驴胶补血颗粒仅为6.5%。

2015年,对于九芝堂来说是较为关键的一年。这一年,友搏药业取代涌金资本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并开始谋求转型。九芝堂副总裁贾力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自友搏药业接手九芝堂以来,公司一方面继续挖掘九芝堂传统中药的潜力,另一方面帮助九芝堂积极转型,投资生物药、并购美国干细胞企业等,将传统医学和现代医学,也包括精准医学、细胞医学结合。

在一位不愿具名的分析人士看来,此前涌金投资过度关注资本层面运作,忽视实体经营的管理模式导致九芝堂的产品结构多年来没有大的变化,错过了前十年医药行业进行产业结构调整获取优化产品结构的机会。

转型不易

友搏药业入驻后,九芝堂一方面通过友搏药业弥补中药注射剂领域的空缺,另一方面通过投资生物药、布局日化领域等方式寻求转型。据了解,友搏药业专注于中药创新药物的开发,主要产品为疏血通注射液等。九芝堂彼时在公告中称,此次交易的目的旨在通过注入优质医药资产的方式提高公司的盈利能力和核心竞争力。交易完成后,公司将弥补中药注射剂领域的空缺。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以来国家对中药注射剂的相关政策逐渐收紧,对多个产品使用机构和人群作出规定。邓勇认为,在国家严控中药注射剂未来的背景下,友搏药业主导产品能否给九芝堂带来更多业绩帮助还有待考察。

在主打产品和新增产品均遇到一定发展难题的情况下,九芝堂开始涉足日化和现代生物医药领域寻求转型。2017年12月,九芝堂牙膏产品五年战略发布举行,正式涉足大健康领域;2018年6月,九芝堂宣布拟以约10.11亿元增资新药研发公司科信美德的股权。

不过,从目前来看,涉足上述领域也未能给九芝堂带来较大业绩帮助。据了解,由于涉及关联交易,九芝堂加码新药研发、增资科信美德事项告吹。另外,为了解九芝堂牙膏销售情况,北京商报记者随机走访北京地区的药店和超市发现难以看到九芝堂牙膏在售。朝阳区一家国大药房的工作人员表示,从未听过该品牌牙膏。在京东商城,九芝堂牙膏评价数最多的为4000余次。在天猫九芝堂大药房旗舰店,月销售量最高的九芝堂牙膏为121笔。

在邓勇看来,九芝堂通过投资生物药等多方式寻求转型,但这也导致了九芝堂无法集中力量去主攻一个转型市场,由于新药研发耗时长、日化市场培育期长、得到消费者认可需要一定的时间,九芝堂能否转型成功业绩能够得到较大改善仍待市场检验。

北京商报记者 郭秀娟 姚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